????孟楠有想过自己会输,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输的这么惨,甚至她自己在这一瞬间都开始怀疑,之前自己被各家公会拒绝,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在这全新的虚拟游戏世界中发展下去。

????不过孟楠一直是个坚强的姑娘,虽然自己已经处在失败的边缘,但是依旧倔强的发起了攻击,虽然身上因为对友的阵亡,使命荣耀专属技能被触发,可是因为剩余的两个守擂npc都是具有远程攻击手段的职业,只要拉开距离,孟楠依然没有任何办法。

????在一轮长达十分钟的老鹰抓小鸡之后,孟楠也终于败下阵来,随即第一场组队赛正式结束,死亡的三人身上白光一闪,完成了原地复活,情绪非常低落的回到狂暴审判阵营当中。

????疾影率先走过去给了孟楠一个拥抱,低声说着一些能够安慰这个倔强丫头的话语,季冷也拍了拍咸鱼的肩膀,虽然这个家伙平日里没心没肺,但是对于团队的得失他还是很看中的。

????烟花对着季冷说道“老季!对不起,我们输了。”

????季冷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同样给了烟花一个拥抱,然后招了一下手示意孟楠也过来。

????三人都来到了季冷的身边,季冷这才开口说道“一场无关痛痒的比赛而已,不用太纠结成败,最主要的是你们要知道自己输在了什么地方,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不会发生,这才是我们最应该关注的事情。”

????“老大!是我的错,我作为一个盾甲战士没能够给队友足够的保护,这才导致了我们的被动。”孟楠情绪非常低落的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。

????“是我的错才对,作为一个主攻击的炮台职业,我居然被对方的守护骑士压制了攻击,甚至没发挥出任何作用。”咸鱼同样想把战败的责任自己来抗。

????烟花一听咸鱼这么说,自己在不表个态就有点过分了,随即开口说道“你们争什么争,我这个打酱油的都没说话,你们就消停一会吧,老季说的对,这次我们知道自己的不足,以后把自己的短板弥补上才是关键,听听老季是怎么总结这场对战的,别在矫情啦。”

????烟花的话虽然听着有点让人不舒服,但是他说的话也都是实话,季冷顺势接过话茬道“这次比赛的失利,虽然有职业上的克制,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你们在战斗中缺少变通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”

????“变通?冷哥,怎么变通,我们不仅职业被克制了,就连攻击距离都没有任何优势,我们该怎么变通?”咸鱼对于季冷说自己战败的原因,是不知道变通这一点,有着很大的意见。

????季冷指着守擂npc的方向说道“他们的守护骑士是可以克制住你的魔法伤害,但是其他两个职业可没有这种被动技能吧,你们上场后就被对方的牵制打法搞的不知所措,然后就开始跟着对方的节奏走,这是对战中最忌讳的存在。”

????孟楠也不认为自己没有变通,连忙解释道“老大,当时的情况我选择了推进,并不是一味的和对方比输出和防御,而是想破解他们的这种牵制,可对方的陷阱太过突然,我…”

????季冷打断了孟楠的话,又指了指对方的守护骑士说道“孟楠,你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玩家,按照以往的游戏,你认为一个战士与骑士战斗,谁会占便宜一些?”

????孟楠根本不用思考,脱口而出说道“是战士,战士的攻击能力要强于骑士,并且骑士的技能几乎都是主状态,战士的技能主伤害,而防御上,双方都是物理攻击手段,所以在二者对抗的情况下,战士要占据很大的便宜。”

????“没错!确实是战士要略胜于骑士,包括在《自由之光》的游戏里面也是如此,可是你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,在你的潜意识里,你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盾甲战士,你一直在寻找主动防御,却放弃了主动攻击,如果你选择主动攻击,那么就会变成对方被牵制的情况。”

????孟楠听完季冷的话,稍微有些呆滞,确实自己习惯的把自己当做了防御为主的盾甲战士,要是自己真的转职了,拥有了盾甲战士的一些辅助技能和被动技能后,自己这么想没有任何问题,而现在自己还只是一转的战士职业,却非要做着二转盾甲战士的事情,自己不被对方压制才出了鬼。

????季冷看孟楠的表情,知道她应该理解了自己话中的意思,趁热打铁的继续说道“你拥有和我差不多的攻击伤害能力,并且技能上也不算吃亏,可能是平日里我们面对的都是战斗力不如我们的玩家,这才导致了你认为一个伪盾甲战士同样能够应付这场比赛,这是你失误的地方,希望你以后要多变通一些。”

????“而咸鱼,你的问题出现在对攻上的犹豫不决,如果你的火墙术早一些放在守护骑士脚下,就算他有很强魔法防御,也不可能站着不动让你的火焰持续攻击,而守护战士失去了规划好的站位,你在不能抓住机会攻击对方,这可就是你的问题了,战场上瞬息万变,犹豫绝对是自己最大的敌人。”

????“烟花!你的问题出现在对时机的把控上,双方在对战中,你是唯一一个可以纵观全局的人,也是最有可能看出对方战术打法破绽的人,遇见这种情况,你应该提醒或者直接指挥你的队友进行战术变换,这些都是你要掌控的东西。”

????烟花点头同意季冷的说法,不过烟花内心更多的是认为,自己最欠缺的就是游戏经验,自己不是没有观察对方的打法漏空,而是对各种职业的特性了解太少,盲目的跟随孟楠向前推进。

????疾影突然推了一下季冷,冷着脸说道“这问题,那问题的,我看就是你的问题,上场前你不让他们使用专属技能,不然会出现这种结果么?并且我们可都没有转职,否则能输么?”

????“不让他们使用专属技能,是怕我我们的底牌都被有心人给摸去,未来的职业联赛不仅仅比谁的技术好,还要比谁更加出其不意,我们树大招风,别人想摸清楚我们的技能还没有门路,自己主动送上去这不是…”

????“老季说的对,我们这场比赛主要就是为了寻找自身的不足,而这次暴露出来的问题确实很多,现在老季把话说的直白点,对我们以后的作战,和改变自己的不足有不可忽视的作用!”烟花帮季冷开脱了一下,然后下定决心,以后要仔细研究下游戏攻略和资料,这样的事情不能在发生到自己的身上。

????正当狂暴审判这边讨论战术失误的问题时,系统公告再次提醒第二场组队赛即将开始,需要季冷提交出战成员名单。

????这一次是九朵三姐弟请缨出战,能够在孟楠他们惨败后,还主动请求出战,可想而知这三人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。

????季冷思考了一下后,同意了他们三人打第二场组队赛,哪怕是和孟楠他们一样惨败,也能够让自己知道不足之处是什么,总比等到真正的职业联赛开始后再来弥补强上很多。

????小已媗一蹦一跳的来到季冷身边,小声的说道“老大,如果一会我们上去输了,你可不许生气哦。”

????季冷被这个丫头神秘兮兮表情弄的哭笑不得,只好点头答应这个小魔头,不过季冷还真想看看这三人的实力,特别是他们三人一起出战,应该很有意思。

????当系统通知选手登台后,疾影来到他们三人面前,和颜悦色的说道“你们放心的去战斗,季冷要是敢说你们一句狠话,下线之后我不让他吃饭。”

????本来稍微有些紧张压抑的气氛,被小已媗的动作和疾影的话语直接破解,狂暴审判小队这边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。

????上台之后,小已媗站在了最前方,用法杖指着守擂npc阵营就大声喊道“怪胎们,你们的小姑奶奶来教育你们了,赶紧出来受死!”

????小已媗的出场,已经引起了台下围观玩家的注意,毕竟刚有一个小萝莉被npc弓箭手和牧师利用远程技能的优势耗死,现在又登台了一个小萝莉,并且还有一个小正太紧跟在她的身后,这狂暴审判小队里面的年龄跨服可够大的。

????守擂npc这次出场的三人中,有一个手持双手剑的战士,还有一个法师跟在他的身后,最后一个npc手里带着拳套正在向擂台中心走来,三个npc的职业已经很明显的呈现在众人的眼中。

????擂台之下一个玩家和同伴说道“这次你认为谁会赢?”

????同伴思考一会才说“我认为应该是那十胞胎会赢,刚才的战斗你也看了,几乎就是一边倒的压制,至于之前的个人赛,应该是狂暴审判里面实力最强的三人,要是个个都跟他们一个实力,那么狂暴审判小队也就太恐怖了。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