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斐娜似乎想要躲避陈霖火辣辣的目光,轻轻牵拉独角兽的缰绳,绕到狼渊一侧,接着狼渊暂时拉远了和陈霖之间的距离。

????狼渊暗暗发笑,没想到战场上面对万千凶恶敌人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斐娜,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。

????夹在斐娜和陈霖之间狼渊也感到异常的别扭,主动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道“斐娜将军,我离开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?”

????斐娜轻声叹了一口气“军中断粮已有两日,将士们的士气开始变得异常低落……”她停顿了一下,又道“有件事还是等大帅亲自告诉你吧!”

????一层阴云忽然将刚刚露出地平线的朝阳蒙住,整个天空顿时变得暗淡了起来,前方部队忽然停在那里,传来一阵骚乱之声。

????斐娜和狼渊对望了一眼,慌忙冲到队伍的最前方,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陈霖也跟随在他们的身后去凑个热闹。

????远远便听到荣小青愤怒的娇斥声“无耻淫贼,我必将你碎尸万段,方解心头之恨。”

????一阵粗豪爽朗的大笑声随后响起“我便再给你一次机会,若是再被我捉住,我一定要狠狠打你的!”

????陈霖闻言不由得一怔,这声音分明是泰图尔所发,他刚才明明已经离去,怎么会再次折返而来,并和斐娜的手下发生了冲突?

????斐娜听到泰图尔如此放肆的言辞,俏脸早已气得铁青,不等陈霖和狼渊开口,猛然一抖缰绳,名为黑雪的独角兽闪电般从人群中冲了出去,手中薄如蝉翼的透明碧玉刀撕破前方的空气,照耀周围黯淡的天光,追风逐电般向泰图尔的胸口刺去。

????泰图尔本来想要离去可是中途越想内心越是不安,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陈霖这位义弟,让那名盗族同伴先行前往地下森林,自己又悄然从小路包抄,想要追赶陈霖,没想到迎面遇到了荣小青,无缘无故被荣小青呵斥了几句,他本来就好色,看到荣小青的娇俏模样,心中蠢蠢欲动,竟然忘记了自己身处的环境,在众人的面前公然调戏荣小青。

????其实斐娜他们赶到以前,泰图尔一招之内便将荣小青从马上拿下,捏了两捏,才将她放开,所以会有刚才的那番挑逗的言辞。

????当着众人的面前受辱,荣小青又羞又急,本想继续进攻,却没想到斐娜率先从人群中杀出。

????碧玉刀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响,径自向泰图尔的心口刺来,泰图尔脸上的笑容立时收敛,他压根没想到会突然杀出一位出手如此强悍的女将,嘴中本来还想说的挑逗话语,顷刻间忘了个一干二净。他的双刃斧在昨日和狼渊交手时被陈霖劈断,现在手头并无可用的兵器,慌乱之中身体只得向地下遁去。

????斐娜刀势变化奇快,刀锋微微一转已经变刺为砍,森然的刀气隔空劈砍在泰图尔转入的土层之上,劈开了一条足有三米多长,半米宽度的深深壕沟,泰图尔吓得脑袋用力一缩,堪堪躲过她强大无匹的刀气,头顶的红发却被削断了一大截,顶心处一阵冰凉,他骇然摸去,触手处滑溜溜一片,刀气波及的地方竟然寸草不留,幸好没有伤到头皮。

????斐娜还要出招,却被及时赶到的陈霖一把抓住了皓腕“斐娜将军手下留情,他是我的义兄!”

????斐娜心中一怔,强忍怒气按捺住心头的杀意,愤然瞪了陈霖一眼道“你还抓着我手腕作甚?”

????如果不是情况紧急,陈霖也不会出手将她抓住,手中的力度不经意大了一些,捏得斐娜腕骨剧痛,她心中却是暗暗称奇,陈霖昔日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,短短的时间内竟然拥有了如此巨大的膂力,更何况他一把便能抓住自己的手腕,足见观察力有了长足的进步。

????狼渊虽然和陈霖几乎同时赶到,他却没有贸然出手,巧妙的挡在斐娜前方,以免她愤怒之中再次出手,歉然道“斐娜将军,这泰图尔也是我的朋友,他为人粗俗惯了,向来行事不着边际,还请将军别和他一般见识,狼渊这里代他赔罪!”

????斐娜看到狼渊和陈霖都为泰图尔开解,也不好继续追究下去,转身看了看荣小青,荣小青委屈的撅着小嘴,一双美眸荡漾着泪光。

????此时泰图尔方才狼狈的从地下爬了上来,陈霖的脑筋何其灵活,装出愤怒的样子,大吼道“大哥!你怎地如此不知轻重?居然对自己人做出这种无礼的事情,还不快向荣姑娘道歉!”左眼却悄悄向泰图尔挤了两下。

????泰图尔马上会意,厚着脸皮来到荣小青马前,深深鞠了一躬道“荣姑娘,泰图尔给你道歉了,其实这件事也不能全怪我,只怨你长得太美,让俺有些情不自禁……”

????陈霖生怕他又要胡说八道,慌忙向他大递眼色。

????泰图尔这人也有一个大大的优点,如果让他在男人面前弯腰道歉,他宁愿去死也不会去做,可是对女人,尤其是美女,你让他奴颜婢膝他都能干得出。

????泰图尔又诚恳的连鞠了两躬,嘴上道“荣姑娘若是还不肯原谅我,我便给你跪下了。”心中却道“老子今日低三下四的给你鞠了这么多躬,他日一定要翻你这个小妮子,放解心头之恨。”

????荣小青恨恨道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这个无赖!”纵马向前方驰去。

????斐娜还刀入鞘,发生了这件事,她再无和陈霖叙旧的心境,先行返回了自己的队伍。

????泰图尔向狼渊乐呵呵道“谢了!”

????狼渊不满的瞪了他一眼“以后精虫上脑也要分清对象,小心脑袋都保不住!”

????陈霖低声道“大哥为何又回来?”

????泰图尔道“我担心有人害你,留在你身边至少多一个帮手。”

????陈霖心中一暖,却听到泰图尔小声道“那荣小青真好,一定让我爽到极点。”

????狼渊和陈霖无可奈何的对望了一眼。

????泰图尔凑到陈霖耳边道“我看那员女将对你不错,你放心,你的女人我不动,荣小青是我的,你们也不许打主意。”

????狼渊睁大了双眼,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道“你是我有生以来所遇到最厚颜无耻的家伙。”

????进入气势恢宏的虎踞关,天空的云层变得越来越低,或许是因为城内肃穆的气氛,让每个人的心情都不由得变得压抑低沉起来。

????狼渊让手下人将粮草送往预定地点,叫上陈霖先前往黑帖尔大营去覆命。考虑到泰图尔在整个军营中除了认识他们两个,让他独自留在营帐之中,又怕他搞事,只好将他一起带上。

????三人来到大帅营前,却看到斐娜和荣小青也向这边走来,荣小青显然还在记恨刚才的事情,恨恨向泰图尔瞪了一眼。

????斐娜俏脸之上笼罩着一层忧色,主动来到陈霖身边道“回头你最好不要胡乱说话,大帅这几日心情不好,千万不要惹他生气,以免迁怒到你。”

????。